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刘春潮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隐秘的心灵

2013-04-15 18:33:28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马拉
A-A+

  《圣经•创世纪》说“你本是尘土,仍要归于尘土。”在我看来这句话包含了人生的大悲谬,就象树叶,无论如何灿烂和翠绿,终将选择土地为归宿。人生如风中残烛,我们摇摆的生命,从来不是为了燃烧,而是为了照亮。我相信一切伟大的艺术,都是为了内心的照亮。如果我们内心黑暗,那么世界将惨不忍赌。人心是这个呆板的世界最后的秘密和疯狂,无论世界如何喧嚣,无论现实的世界怎样将人心进行整齐的塑造,我都相信,作为个体的内心是没有规则的,这些沉默的个体,构成沉默的大多数。艺术象是一个隐喻,它由密码构成。

  一个民族的心理素质,可以有外在的表征,这些表征构成审美。在我们的绘画传统中,竹兰梅菊一直是作为主角存在的,综观整个中国绘画史,它们的身影无处不在。而荷一直隐行其中,不张扬,却无法忽视。我们可以看到,作为技术的绘画,一直在发展,它们在改变着外形——表现形式——而内在的精神,从未发生改变,至少我看不出张大千的泼墨荷花与朱耷的《荷石水禽图》在所传达的精神上的分歧。实际上,在艺术中,我们所能改变的仅仅只是表现形式,精神上的超越性是不存在的,或者说是艰难的。这从艺术欣赏中可以找到很好的证据,我们不认为在审美上,我们和古人存在差异,我们的审美不存在鸿沟。

  漆画不是我熟悉的领域,虽然我知道中国有着漫长的漆器文化史。漆作为一种颜料,更多的时候被用于装饰。漆画由于其材料的特殊性,色彩单纯、深沉、辉煌、灿烂,具有了更多的厚重感和神秘感,有着其它画种不可能具备的表现力。正如漆画大家乔十光先生所言:“漆画作为一个画种必然要有材料的限定,必然要有自身不可取代的独特性,否则画种的地位很难巩固。”实事求是的讲,漆画在当代美术中是一个小画种。真正有代表性的艺术家并不多,有影响力的作品也非常少,刘春潮的《爱莲说之归尘》可以看作一个不错的收获。

  在看到漆画《爱莲说之归尘》之前,我看过刘春潮的国画《爱莲说》系列,那是一系列独具匠心的作品,我很难想象,“爱莲说”这个系列能够用漆画来表现。在“莲”这个概念中,我们更多的联想到的是飘逸与萧索,而这两个词与厚重是没有关系的,它们更需要的是轻灵的笔触。当《爱莲说之归尘》摆在我面前时,我必须为自己的小心谨慎感到汗颜,在这个系列中,春潮实现了“莲”的气质与“漆”的材料的完美结合,在厚重与富丽堂皇中曲折地表现着荒凉与萧索。对一个优秀的艺术家来说,先锋是一种气质,材料并不具备决定性的意义。相比较国画《爱莲说》系列,《爱莲说之归尘》在构图上简练了很多,采取了以圆为主的构图方式,荷叶与莲蓬之间的关系表现得更加直接,它们谨慎的保持距离,形式上的紧张形成了精神上不断放大的张力。在这一系列中,春潮没有忽略装饰性,但他倔强的将“莲”的气质贯穿于“漆”这种收敛性的材料之中。

  在我看来,《爱莲说之归尘》不仅继承了漆画古老的传统,更为重要的是它溶入了文人画的气质,它们是独立的,丰富的个体。漆画长期的沉默象是一个隐喻,苏珊•桑塔格在《沉默的美学》一文中写到“现代艺术家选择沉默的典范行为,很少发挥到极致,即完全保持沉默的地步。更典型的情况是,他继续言说,不过是以一种观众听不见的方式。”对漆画艺术来说,同样如此。这些在沉默中持续生长的少数人带给我们更多的希望。我想,对春潮来说,《爱莲说之归尘》只是他在漆画领域的开端,他还具有无限生长的可能。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刘春潮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